祁连山上一棵草

专注冷cp

小车预警
只是预告,激动刹车。
真的刹车,请不要打我【逃跑】

帮我家小朋友扩一下。

江衍.:

ooc
幼稚园文笔不能更多了。
对不起我是真的不会开车……!!
如果可以的话,我最喜欢评论……。

#摸鱼产物#
学生幻。

和神仙的恋爱方式(9)

世界著名驱鬼师x还魂家废物幺子紫堂幻
cp向:嘉幻,瑞金,雷安
私设全员已成年
人设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造孽啊……怎么好好的着火了。”

“肯定是外面来的那帮人放的火!”

“是啊!原来都好好的,这帮人说是捉鬼的,鬼知道打的什么算盘,一个个都像来打劫的!”

“是啊是啊……”

一帮子村里的老妇人站在通天阁下埋怨着匆匆赶过来的人。

火已经灭了,幸好发现的早,火势不是很严重。大部分还没有大碍,火源在在藏珠室,藏珠室不算大,虽然已经毁的没了原样但不是让人十分心疼。

整个房间被烧的黑黝黝的,原来的白墙也没了白色,被火烤的变了颜色。房里的格柜早就变成了黑炭,没被烧完的还能见着几节木头。

等紫堂到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皱着眉两指捏着下巴站在这堆废墟里。原来朝这个方向的雷狮他们也没有踪影。

紫堂看了一眼嘉德罗斯心虚的低下头,朝废墟里走,蹲下扒拉着黑炭木头,一开始没有,到最后也是什么都没有。

“来迟了……”

紫堂抓了一把黑灰眼神暗了暗,直接坐在废墟里,挠了挠头发。

“没有了……一个都没有……”

一个珠子都没有……

前几年,小镇的交通稍微有了发展,镇里有不少年轻人想逃出着偏远的小山区出去见见世面。这自从第一个年轻人出去后就不可收敛了,丢下家眷,一个人去城里打工。有些还会过几年回来带点钱,有的就直接不回来了。镇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老人越来越多,藏珠室的珠子也是只多不少,累计到现在也有上百枚了。

上百枚……被拿出去做成武器,那可就有点恐怖了……

“紫堂,紫堂!”

听到有人唤自己名字才微微抬头,看到是金,挤出了一个极难看的微笑。歪了歪头,感觉身边空旷了许多,这才发现有人不见了。

“格瑞和嘉德罗斯呢?”

“刚刚有事出去了,一会回来,说让我们两好好找找,肯定能找到什么。”

金侧身就做到了紫堂幻的边上,露出来他最典型的笑容,看着他笑人人都会觉得看到了个小太阳。紫堂幻的坏心情一扫而空。

金安慰了几句就开始找起来。紫堂幻继续扒拉起地上的灰。找了半天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紫堂幻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弯的酸痛的腰。

“紫堂!紫堂!”金突然大叫,下了紫堂幻一大跳,赶紧朝金那边走过去。

“找到了找到了!”金摊开手。是个珠子,还是玉的。

金,啥都没有,狗屎运还是很强的。

紫堂幻感叹了一下,自己找半天啥都没有,金一找就找到了。

玉珠上用小篆正正楷楷的刻了一个什么字,金看了半天,也没猜出来这是个什么字。

“紫堂,这什么字啊……”

“刘。”

紫堂家也是根正苗红的世家,不过是琴棋书画,还是对古典文学的了解也是必要有的。也就是所说的,什么都要学。紫堂小时候写字那简直不是在写字,就是在看古籍。一个字写过至少四五种字体,就差认识甲骨文了。紫堂幻到后来写字都是混乱的,一开始写简体,写着写着变成繁体,再写着写着也不知道写了什么东西出来。

紫堂幻拿过那颗珠子,握在手里,输入了些原力。珠子飘起来,在空中停了一会以为要出现什么,突然珠子直径落下,砸在地上,要不是地上铺了一层灰挡了挡,非要摔碎了不可。

紫堂幻把珠子捡起来,那在手里看了看。

“小篆刻的,那都几千年前了,就算有魂气也消散的差不多了。”

“那不就没用了?”

金有些失望的看着紫堂幻手里的珠子。

“也不是……先收起来吧。”紫堂幻把珠子给了金,金接过放进了自己的封灵囊。

门口传来脚步声,两人回头看见格瑞和嘉德罗斯回来了,金指了指手里的封灵囊笑了笑,格瑞点了点头。

紫堂幻看见嘉德罗斯,瞬间怂了,也不说话,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你们去哪了?”金凑到格瑞身边。

“我们和嘉德罗斯现在暂时结盟。”格瑞没有回答,而是说了了一个简直像玩笑一样的话。

“啊???!”金和紫堂幻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
暂时结盟!
格瑞和嘉德罗斯去干嘛了呢,这么久才回来?

各位,今天有时间就更更文!住明天高考的各位朋友有个好成绩!

其实我瑞金还是愿意偏友情向,都是兄弟!

帮人扩一下。看他可怜。
回忆回忆童年x

江衍.:

ooc和幼稚园文笔。
要是能嫁给唐晓翼就好了。

占tag致歉/感谢百粉点文/小说修改/提问

十分感谢各位的喜欢!没想到小破文也能百粉2333

#和神仙的恋爱方式#做出了很多修改,真的很多修改。
之前写的没考虑世界观什么的。完全瞎写。
文笔依然很差。特别差。
所以凑合看吧。不嫌弃就好。我现在慢慢把文改回正道还会持续更文xxx(我知道没什么人看)

#水星记#这个文你们要是想看我也可以更x评论吧。我看有没有人愿意看,没人看就算了。

最后感谢白粉。老套路,点文。你说我写x
凹凸相关,魔道相关,全职相关,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说出来就行,只要我看过xx

和神仙的恋爱方式(8)

世界著名驱鬼师x还魂家废物幺子紫堂幻
cp向:嘉幻,瑞金,雷安
私设全员已成年
人设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众人全部回头朝着通天阁的方向看。 空中浓烟四起,黑夜被染红了半边天。

通天阁着火了!

在这种情况下浑水摸鱼能得利的想都不用想是谁。

身后的王弃暗暗的笑了笑,笑着笑着浑身都开始抖,黑袍被风淅淅索索的响着,突然狂风大起,连衣黑帽也带着被吹掉,露出了王弃原来的面容。

众人回过头,看着王弃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人根本就是尸体!

脸的半边已经烂的差不多了有的地方甚至露出白森森的骨头,但是还是能看出来王弃的皮肤被烧过,有些地方的褶皱还是能看的见。

“害怕吗?这就是那群刁民害得我!你竟然帮着他们来抓我!可笑!命不好就要被当成过街老鼠?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正派?!”

王弃一边说一边瞪着众人,要是这时他眼珠子掉出来了也不会觉得稀奇了。

紫堂幻看着王弃下意识后退,他听说过有的还魂师可以直接把死者的灵魂导入原来的尸体,只不过尸体会腐烂的很快,而且需要的灵气消耗过大,这种两不讨好的方法就见见没人用了。

像王弃这样死了好几年还能保存这么完好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完全超越了他的认知范围。

“我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王弃突然从黑袍里拔出一把剑,无意识瞟到地上的发簪,走过去一把踩碎,随即切了一声。转身对着众人,握紧了剑柄,踏地朝紫堂幻冲了过来。

“紫堂!”

紫堂幻完全来不及躲闪,看着剑劈向自己。

完蛋了。

没有预感的痛处,紫堂幻微微回神,就见王弃已经飞了出去,撞到树干上,剑被大飞钉在地上。

感觉身前什么东西动了动,才看清是黑黄交接的棒子。

嘉德罗斯?!

果然转头就看见嘉德罗斯把棒子横在自己面前皱着眉盯着倒地的王弃。

王弃没了动作,在一旁看足了戏的雷狮走过去提溜起王弃给了个封印掏出了尸体里的灵魂装到了自己的封灵囊里。

“任务完成。走了卡米尔。”

捡漏?!

金有些生气,冲着雷狮就大喊大叫:“王弃是嘉德罗斯打倒的凭什么你拿走!”

“谁先拿到就是谁的。你有本事来抢了,弱鸡。”

雷狮手托着后脑勺和雷狮海盗团的人出来榕树。金想追上去,被格瑞拦住了,金也就不吭声了。

“去通天阁。”

“是。”

嘉德罗斯收回棒子,朝着通天阁方向去了。

紫堂幻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嘉德罗斯的背影有些呆滞。

我怎么被嘉德罗斯给保护了?!

紫堂幻还在发愣的时候金和格瑞过来了,还有站在远处一直没动静的安迷修。

今天雷狮的行为安迷修没有阻止真的是让人很意外。

“金,我想去通天阁。”

紫堂幻看着通天阁方向低下头攥紧拳头。

“好。”

——————————————————————————————
我。为什么不更文呢。因为我。
懒啊!

所以。
qq:878892241
快来找我催文。我真的没有动力写啊!

和神仙恋爱的方式(7)

世界著名驱鬼师x还魂家废物幺子紫堂幻
cp向:嘉幻,瑞金,雷安
私设全员已成年
人设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一群人站在榕树边,嘉德罗斯把簪子强行塞到紫堂幻的手里,紫堂幻看着手里的簪子看了看榕树又看了看嘉德罗斯。抖了抖身体低下头走向榕树深处。
紫堂幻看到嘉德罗斯的时候被吓到了,嘉德罗斯黑着脸看着自己感觉马上就要被他吃了。
要是不成功可别杀了我啊!
紫堂幻握紧了簪子在心里暗暗流泪。
在紫堂幻发呆的时候已经走到了榕树的主干处,看着手里的簪子坐到地上把簪子放到面前在地上画了个符咒。
“我以紫堂家的血脉命令你!速速现身!”
突然符上透出紫光掩盖住了簪子的身影,紫堂站起后退了一步就看到榕树下站着一个黑色身影,用黑色的袍子裹住了身子,人影抖了抖走向紫堂幻,紫堂幻忍不住后退。
人影突然发出“咯咯”的笑声,一下掐住了紫堂幻的下巴。
“你干什么!”紫堂幻愣了愣挣扎起来,想摆脱人的手,没想到力气更大了,紫堂幻感觉自己的下巴要被他捏碎了。
“没想到紫堂幻的幺子就长的这样。”黑影抬头端详了紫堂幻许久,紫堂幻看不清他的脸只看得到一双泛红的眼睛。
恶灵!
紫堂幻有些惊讶,恶灵很多,但是想这样有自己意识的却很少,一般都都是见人就咬,吸人精髓,如果不是有人控制根本不可能有自己的行为意识。
“他们真是一群蠢货,像你这样的人不是随便掐一下就死了吗?”恶灵的手松了些,手指滑向了紫堂幻的脖子,突然用尽掐住。
有人想杀我?那难道是紫堂家族的人……
紫堂幻呼吸不畅伸手要掰开恶灵的手,可惜恶灵劲太大根本就是无用。
恶灵又说了什么紫堂幻根本没心听了,只感到眼前黑的,要马上晕死过去,忽然眼前出现一道金光,脖子上的力道突然消失,紫堂幻跌坐在地上。
“紫堂!”是一声熟悉的声音,紫堂幻松了口气,抚正了自己的眼镜,揉了揉被掐痛的脖子。
“你没事吧紫堂。”金扶着紫堂幻有些担心。
“没事。”紫堂幻笑了笑。
金他们一直在榕树外围,紫堂家族的还魂术一直属于保密,所以金他们也不方便进去。在一道紫光后没了动静,金他们突然觉得不对,这才进去看。
“哈哈哈哈哈!都是著名的驱鬼师。没想到小废物你还有这样的朋友!”恶灵突然笑起来揉了揉被金打伤的那只手。
“王弃,告诉我鬼狐天冲在哪。”嘉德罗斯拿着棒子指着恶灵。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嘉德罗斯。
果然他知道什么!
紫堂幻看着嘉德罗斯低下头。
那如果是这样,那要杀我的不就是……
紫堂幻眨了眨眼睛,把泪水都憋了回去,在金的搀扶下站起来。
王弃听着嘉德罗斯的话摊了摊手,“我哪知道。”顿了顿又开口“但是啊,我知道紫堂家的那两个叛徒在哪。”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紫堂幻猛的抬起头。
恶灵又“咯咯”的笑起来。
“在那个阁楼附近,毕竟那里有很多没人要的珠子。”
紫堂幻突然清醒,愣愣的看着恶灵。
还魂师不知会驱使操控灵魂,还可以炼化灵魂,无论是恶灵还是善灵都需要物体当做媒介,最好是一出生是独属个体的,只要不破坏物体这样灵魂就不怕消散。
而那个阁楼会定期检验珠子,但都是在镇上的家族。要是搬迁或者是集体遇害,管理员都会把珠子撤出,放到另一个保管室。


——————————————————————————————————————————
老年人终于想起来自己好像很久没更文了emmmmm

大年初一祝大家新年快乐!耶!

鼓掌!!!

萧清:

◤凹凸世界◢
cos正片 黑化卡米尔
   也许我在回忆尽头
                    还能再见到你
     如初的笑容

出镜:萧清
摄影 后期:妖叔
妆娘:圈太
后勤:木辛 全能圈太小天使
文案:萧清


感谢各位天使大冷天的陪我拍正片 全程冷的抖成狗

【雷卡】水星记(二)

雷卡

三皇子时期设定

#给neon(上次名字打错了被打了一顿)小天使的元旦贺文#

bgm:水星记——林忆莲(个人喜欢林忆莲版本)

雷卡同母异父

自从那次答应了雷狮之后,卡米尔就很难再有自己独处的机会了,不止是天天都要跟在雷狮后面,雷狮还对卡米尔搂搂抱抱做出一些越规的举动不时调戏卡米尔,卡米尔只要咬咬牙说句“三皇子,注意言行”来警告雷狮,雷狮当然是不以为然依然我行我素。

要不是雷狮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卡米尔早就一拳揍过去了。但他现在不能这样,我还不想死也不能死。至少为了自己母亲的遗言活下去。

卡米尔永远忘不掉,在他母亲被赐毒酒,在他母亲最后一次对他笑,在他母亲用微弱的声音对他说“活下去”的时候,他一句话都说不了,说不出来,只能无助的哭泣和痛苦的颤抖,看着几位士兵把自己没了生气的母亲拖出房间,他只能眼睁睁盯着,盯着自己的母亲被拖出房间。他还记得早上母亲起了大早穿上了她最喜欢的那条碧色长裙,他问为什么要这样,母亲说“卡米尔,新的生活要开始了。”

那天是那年下的第一场雪,气温骤降,夜里狂风呼啸,卡米尔房间没有关窗,连门都是开的,卡米尔坐在床头蜷缩在床上,听着风刮过窗户使窗户颤抖的发出刺耳的呻吟声,刺激着卡米尔的耳膜,卡米尔没有动抬起头看着屋檐滴落的水从液体变成了固体正常冰锥……

他终于知道什么叫“新的生活”了,是的,的确是“新的生活”,迎来了一个可怕黑暗的新生活,过去的一切被这篇大雪埋葬,现在他只有自己。那一年的大雪冰封了他的母亲,连带了他的心。坚硬冰冷的冰块不知要用什么才可以融化,让原来那颗单纯美好的心才可以重见天日。从那时起他讨厌雷狮,讨厌雷家人。

他不信命。

那晚他看到了母亲,摸着他的脸,说着那句“活下去”。之后就被黑暗吞噬,消失在茫茫黑暗中。卡米尔在头痛欲裂中醒了。他发高烧了,一天都没法动弹,一天头都是昏昏沉沉的。一直睡到天黑,突然就感觉有人闯进了自己的房间,在他床边占了一会,拿着一片药就塞进了他的嘴里给他喂了点水。又在床边战了一会摸了摸他的脸确实没什么事就走了。卡米尔在闭上眼之前看到了一抹紫光……

“卡米尔!”雷狮翘着二郎腿抬头看着明显走神的卡米尔有些生气。“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卡米尔愣了愣做了一个不走心的鞠躬,“抱歉三皇子。”

雷狮不再去理会卡米尔,签着自己的文件,不时还挠挠头,烦躁的把厚重的资料扔在桌上。像是想起什么似得,从一对纸张中抽出一叠资料。伸手给了卡米尔。

卡米尔接过纸张翻了几页有些震惊,抬起头看着对他笑的雷狮,皱起了眉。

“你是不是很惊讶,要不要好好谢谢我?”拉过卡米尔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

卡米尔没有挣扎,只是皱着眉看着手里的资料。雷狮的任性他知道,但是没知道他会这样。给几位朝中大臣定了贪污罪,把他们送到了牢房。虽然卡米尔一点都不喜欢这几个人,非常讨厌。是这几个人害死了自己的母亲,让自己的母亲葬与大雪。卡米尔有着手调查过这件事,知道一些大致方向,不过自己的实力确实少的可怜,即使想怎样也无济于事。卡米尔心里确实解气了不少,反过来想,雷狮与这些人无冤无仇,要是登上皇位说不定还要依附与这些人,他为什么要……?

与自己有关?不,不会的。雷狮没有理由帮自己。卡米尔凝视着雷狮。

雷狮笑着看着卡米尔的眼睛,不禁抱住了身上人,凑到他耳边轻声说:“这是这几天都报酬。”

卡米尔皱眉,他当然不信,继续盯着雷狮。

“好吧,我说实话。”雷狮让人躺在自己的胸膛上,“你的母亲可不只是你一个的。”卡米尔抖了抖震惊的看着雷狮。

他知道他有个哥哥,但是为什么是他!

“母亲死的时候我被关了禁闭,直到第二天才被放出来。”雷狮搂紧了卡米尔。“对不起……”

卡米尔现在有些惊。看着有些失落愧疚的雷狮,忍不住的伸手抱住。

“当然不止这一个原因。”

“卡米尔,我爱你。”

卡米尔突然感觉什么在融化,什么东西才生长。

——————————————————————————————————————
下章车!等我!
请各位点点赞,评评论吧!给我点动力吧!